第二卷 第二十四章 單挑




    一秒記住【39小說網 www.dgzldl.com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說話之人自是那九原豪杰,唐麒,唐子豐。

劉辯、皇甫嵩不約而同,尋聲望去,但見唐麒早已站直身體,一雙鷹目直愣愣盯著淳于瓊,盡是肅殺之氣。

劉辯心中震驚不已,暗自想到:“便是連呂布麾下小卒都是這般無敵形狀,換做是呂布,又當如何?”

思緒未止,卻聽淳于瓊大聲喝罵道:“無名小卒,休得猖狂。”

言罷,見其人卸下腰跨上的環首刀,徑自迎面上前數步。

皇甫嵩眉頭一皺,亦是喝到:“仲簡這是何意?莫要胡鬧。”

話音未必,但見唐麒也是卸下身側環首刀,拱手朝著劉辯、皇甫嵩大拜言道:“在下不堪此辱,但求與此人一戰,還望殿下與左中郎將成全。”

皇甫嵩雖聽在耳中,卻是睬也不睬唐麒,徑直來到淳于瓊身前,一把摁住其人執刀之手,輕聲喝到:“仲簡如何還是這般意氣用事,殿下跟前執刀用武,成何體統,這呂奉先不過一佐軍司馬,何必與他一般見識,便是你要人前揚名,卻又如何需要行此手段?”

淳于瓊也是不管不顧,竟是朝著唐麒喝到:“邊地賤種,此番比試,以命相搏,生死各憑本事,你可敢應嗎?”

唐麒依舊是拱手朝著劉辯、皇甫嵩跪拜形狀,未及二人答復,卻也不敢自作主張,只好任由淳于瓊出言挑釁。

“陣前比武,倒也有趣。”劉辯趕忙伸手抓住唐麒手腕,將其輕輕扶起,復又轉頭笑著朝淳于瓊說到:“久聞淳于都尉騎步作戰,中原無雙,我見唐子豐這般雄壯模樣,自以為其人并非孬種,你二人就在此處比試比試。”

言罷,劉辯低頭解下腰間佩戴的一塊玉玦,旋即跳上車架,高舉過頭顱,環視三軍,大聲喝道:“勝者,當賞此玦!”

三軍將士齊聲歡呼,皇甫嵩見狀,自是不在多言,暗自松手。

淳于瓊陡見時機,爆喝一聲,手中環首刀脫鞘,連進三步,猛地朝著唐麒腦袋劈去,氣勢兇猛,虎虎生威。

三軍將士的歡呼之聲瞬間變成了陣陣驚叫,饒是方才還在車架上威風凜凜的劉辯,此刻也是驚呼不止。

須知唐麒現下乃是側身相對淳于瓊,未見其行動,亦未察覺其攻勢。

皇甫嵩的暗自松手加上淳于瓊的陡然襲擊,雖說似是偷襲,多有叫人不齒,然既是生死比斗,哪里還顧得上這許多說法,生者勝,死者敗,如此而已。

在這千鈞一發之際,只見唐麒向身側斜斜躺了下去,順著淳于瓊手上刀刃,就勢向側方一滾,雖說披甲持刀行此動作實在有些狼狽,然便是這樣一個看似愚笨的動作,竟是愣生生躲開了淳于瓊這致命一擊。

三軍士卒見狀,齊聲叫好,各部主官又皆長嘆可惜。

劉辯長舒了一口氣,大聲呼喊道:“子豐好身手。”復又朝著淳于瓊喊道:“淳于都尉氣力有余,速度不足!”

淳于瓊一刀劈空,又聽聞劉辯這般說法,臉上頗有怒色,于是大聲喝道:“豎子好運氣,且看此刀安能擋否?”旋即回轉刀柄,將那環首刀揮舞起來,緊接著右腳用力一蹬,再一次飛身躍起,朝著唐麒重重劈下。

唐麒這一滾之后,尚自單膝跪地,以那刀尖支撐身體意圖起身,然未及站直身體,陡然間又見淳于瓊飛躍上前,劈砍之勢凌厲無比,自知再無法躲避,然而想要提刀格擋,卻也亦知實在擋不住這跳劈之力,心中一橫,竟是不閃不避,當即回轉刀身,以那刀尖相對淳于瓊腹部,同時左腿用 力,卻是以半起之勢朝著淳于瓊猛地刺去。

劉辯、皇甫嵩見狀齊齊驚呼,“子豐小心!”“仲簡留意!”

瞬息之間,卻見淳于瓊怪叫一聲,手腕翻轉,刀上動作變劈為削,兩把環首刀刀刃相擊,發出金屬相撞之音,于此同時,二人尋得間隙,各自退開數步,皆在確認安全之后方自站定,只是此時此刻,唐麒竟然氣定神閑,反觀淳于瓊卻是冷汗不止。

三軍士卒皆又高聲歡呼,想來這兩回合下來,雖未決出勝負,然淳于瓊先發不能制人,唐麒后發反倒先至,這中間孰強孰弱,眾人心中到底有了答案。

淳于瓊自視甚高,既然決議要行陣前武斗之事來揚名立威,如何能夠就此罷手,未及片刻,復又提刀來戰。

此番唐麒已然再不似先前那般沒有準備,加上與淳于瓊過了兩招,既知對方深淺,心中膽氣自也增了不少,亦見其呼喊一聲,從容應戰。

正面公平對決,唐麒自然占得許多身形優勢,一柄三尺有余的環首刀在其人長臂揮舞之下有如探海蛟龍,將那淳于瓊半個身形盡數籠罩在刀影之下,如此戰得五十余合,淳于瓊格擋之余再無攻勢,見其人氣力難支,步伐艱難,頃刻間就要敗下陣來,卻聽皇甫嵩突然喊道:“二位皆乃當世虎熊,武功技藝不分伯仲,想來片刻之間難分敵手,不若就此作罷,以免誤了進城吉時。”

唐麒顧忌淳于瓊都尉身份,雖然早就將其全然壓制,但是到底不敢狠下重手,也正如此,淳于瓊才能拖沓這許久才略顯敗跡。此刻忽然聽聞皇甫嵩呼喊之言,唐麒橫削一刀將淳于瓊逼退兩步,旋即挽轉刀柄,收了刀刃鋒芒,自是應了皇甫嵩之言,見勢不戰了。

誰知淳于瓊竟似不聞,大喝一聲,飛擲長刀而來,唐麒哪里想的到淳于瓊竟是這般狠厲,側身躲避之時已然不及,那柄環首刀迅猛之至,竟是穿透了唐麒肩上鐵甲,深透肉中。

長刀刺肩之勢沉重,饒是唐麒身形魁梧健壯,亦不能抵擋,何況傷及骨髓,劇痛難當,聞其一聲嘶吼,向后倒退數步,竟是撞在劉辯車架之上。

這瞬息之間變數陡生,三軍士卒遠離二人,只能看個大概,方才尚見唐麒占盡上風,不想須臾轉瞬之間竟然中劍落敗,歡呼之聲立止,倒是各部主官見狀齊聲喝彩,皇甫嵩亦大聲贊道:“到底還是仲簡技高一籌!此番當屬仲簡勝了。”

車架上的劉辯雖看的真切,亦知緣由,但是礙于皇甫嵩已然宣布結果,終歸不好為了一個佐軍司馬的區區屬吏悖逆皇甫嵩之言,只好遙擲玉玦于淳于瓊道:“既然淳于都尉勝了,自當賞賜此玦。”

淳于瓊尚自沉浸在轉敗為勝的喜悅當中,突見劉辯將腰上玉玦朝自己丟了過來,反應不及,竟是未能接住,可惜這價值連城的精美玉玦伴隨劉辯近十年,卻是在這累累黃土之上豕分蛇斷了。

眾人皆是驚懼難名,卻聞劉辯輕笑說道:“此玉伴我近十年,頗有靈氣,想來此物命中非是淳于都尉之物,是故寧為玉碎,不為君予。”

復又見其拍了拍空蕩蕩的腰間,笑道:“可惜此次出征,我便只帶了這一塊,沒有第二塊能給淳于都尉的了。”

言罷,劉辯不待其人反應,便跳下車架,蹲在唐麒身側,皺眉詢問道:“如何?可疼的很吧?”

唐麒肩上血流不止,面色蒼白,不能言語,只有搖了搖頭,以示回應劉辯。

劉辯眉頭深索,沉思片刻,猛地站起身來與車駕周遭侍從喊道:“與子豐卸甲。”

侍從聽得劉辯吩咐,不敢違拗,趕忙圍攏過來,意圖替唐麒卸下身上鎧甲,卻聞皇甫嵩朗聲說道:“臣見此人傷勢并不嚴重,殿下不若回得車上,我等先行進城,再尋醫者為其醫治。”

劉辯卻是頭也不回道:“便在此處醫治了,再進城也不遲。”

說罷,見其指了指身側一個侍從道:“你,你去尋個醫者來。”

“這……這之間如何會有醫者?”

“喊你去,你便去。”劉辯言語冷漠,突然勃然大怒道:“若尋不著醫者,子豐留了多少血,我就要你留多少血。”

侍從聞言大驚,卻不敢再有言語,只得踉踉蹌蹌,毫無方向的向軍中奔去,口中呼喚不斷:“可有醫者?可有醫者?”

皇甫嵩眉頭緊皺,再次勸道:“殿下若是再耽擱時辰,恐怕誤了進城吉時。”

“吉時個屁。”劉辯大聲喝道:“皇甫中郎若是害怕誤了吉時,先行進城便是,他日皇甫中郎吉人天相萬事無憂,我劉辯身遭厄運,那是我自討苦吃。”

皇甫嵩啞口無言,卻見淳于瓊上前勸道:“殿下說的哪里話,皇甫中郎那是……”

“你閉嘴。”劉辯不及淳于瓊說完,當即打斷道:“我敬你是潁川望族,故而給你三分臉面,你不敬我,我不怪你,可若要再三欺我年少勢弱,今日此玉如何,他日你便如何。”

淳于氏好歹是潁川大世族,淳于瓊自幼春風得意,無論入朝為官亦或是入軍為將,皆是平步青云,哪里有人與其說過這般狠話,一時間竟是呆立當場,啞口無言。饒是皇甫嵩這般儒將之姿,聽聞劉辯之言,亦是眉宇深鎖,頗有怒容。

然劉辯卻不理會,只是與幾個侍從一起操持唐麒身上鐵甲,一番焦頭爛額。

正在眾人手忙腳亂之時,突聞先前為劉辯呵斥離去的侍從歡聲大叫歸來:“醫者找到啦!殿下,醫者找到啦!”
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
am8亚美网址 - 亚美am8客户端 - 亚美ag旗舰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