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∶戒塵入京




    一秒記住【39小說網 www.dgzldl.com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蕭飖面前放著一盞清茶,茶水中倒映著她的輪廓,一點茶葉翻動飛舞,愜意中帶著一絲難以言說的愁緒。

這里是比武場附近的一家驛館,離比武場很近,來回也用不了多長時間,蕭飖坐在窗前,手指在茶杯的邊緣打轉。

夜幕降臨,宇文璟依舊一句話也不說。

蕭飖默默的嘆了口氣,道∶“宇文璟,你打算就這么一直盯著我一晚上?把我從比武場叫出來,自己反倒成啞巴了?”

宇文璟仍舊是不說話,蕭飖無奈道∶“罷了,先睡吧。”

蕭飖說著,起身走向床榻,宇文璟坐在床邊,忽然將蕭飖一把抱住。

二人一起倒在床上,宇文璟仍舊是毫無動靜,就這么抱著她……

蕭飖嘆了口氣,她試探性的問道∶“宇文璟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宇文璟沉聲道∶“我不知道,這就像是一個……我視若珍寶人,卻被別人肆意的傷害,你覺得我該是什么樣的感覺。”

蕭飖握住宇文璟的手,十指相交∶“那些都過去了,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。”

宇文璟眉頭緊蹙,他沉默了許久卻只說出一句∶“阿飖……”

蕭飖知道,宇文璟真的在十分溫柔的保護她,甚至在表明心跡之后,他都沒有碰她,他在一點點的治愈著蕭飖心中的創傷。

他小心翼翼,哪怕自己受傷,他都會把蕭飖護在懷里。

就好似掌心的朱砂痣,捧著、愛著。

蕭飖聲音顫抖著,她從來都沒想過會對宇文璟說謊,而此刻,她卻忍不住說出了那句話:

“等這些事都了結了,我便還你一個長相廝守……到時候,記得來娶我。”

明知這是一場奢望,卻還是說了出來。

長相廝守,那就是一個遙遠的幻想而已,永遠都不可能實現。

宇文璟緊緊的抱著蕭飖,心跳似乎變得更快了。

他似乎畢生都在等這一句話,如今等到了,卻覺得如此的不真實……

第二日一早,宇文璟早早的叫醒了蕭飖,更衣洗漱之后,直接去了比武場。

來參加比武的人還剩下了二百多個,人員明顯減少了,完全沒有了第一天那種擁擠的感覺,蕭飖此刻才發覺,這比武場遠比她想象的要大。

二百名選手,這次要兩兩一組進行比試,決出一百名晉級下一輪未知的比試。

觀戰臺上,王公大臣似乎比第一天要多得多,人群中,就連高貴妃也跟著皇后娘娘來觀戰了。

皇后戴了一個黃色的面紗,表情依舊有些古怪,眼神一直停留在蕭飖身上,也不知又在打什么主意。

分組的時候,折扇自然是要和蕭飖一組的,彼此熟悉會減少許多不必要的麻煩。

第一輪的幾對依次組隊,上了擂臺,折扇和蕭飖在擂臺下看著,覺得無趣得很。

折扇說道∶“這一屆的比武場中,除了那些身材上占優勢的異族人,也就只有馬家的那幾個有幾分真本事,其余的也就是一般的水平。”

蕭飖道∶“這倒是有些奇怪,按理說這種場合應當是群英薈萃才對。”

折扇搖了搖頭,道∶“我聽說,不少武功高強的江湖人本是想來參加這次比武的,但不知為何都莫名死在了趕赴京城的途中……看那手法,我覺得像是馬家人干的。”

“你是說馬家人提前清過場了?”

蕭飖想想,也有道理,馬家連馬杰那種廢物都能參加比試,多半是來補這些江湖人的空子的。

折扇點了點頭,壓低了聲音道∶“我昨天仔細數了一下晉級的馬家人,足有十七人之多,看來馬家在江湖上混的不夠,還要來朝廷上耍耍。”

蕭飖冷笑了一聲,看向露臺上的馬媛,她幾乎每天都在露臺上觀戰,也不見她有什么動作,看完就走,從不逗留,也不會和馬家參賽的人有任何交談。

蕭飖的目光在露臺上掃過,忽然……一個雪亮的光頭抓住了蕭飖的眼睛……

這光頭……看著怎么這么眼熟?

蕭飖瞇起眼睛仔細的看了看,直到那個光頭寵著她揮了揮手,蕭飖才脫口而出∶“戒塵?”

折扇聽了,也向露臺看去∶“那個妖和尚?在哪啊?嘿!他還真來了!”

不僅來了,蕭飖沒記錯的話,他身后還跟著司空家的三大高手……

這么看來,江南那邊的事多半已經解決了。

蕭飖不失禮貌的朝著露臺揮了揮手,看了一下各組的比賽進度,預計還得很長時間才能輪到她和折扇,于是她便帶著折扇直接上了露臺。

見了戒塵,蕭飖二話不說,直接開始討債∶“呦,司空家家主是來還錢的嗎?”

戒塵的笑容凝固了一陣,隨后淡然的越過了這個話題∶“我只是來看比武的,順便帶點寒蛛毒給你,上次給你的寒蛛毒,你用了嗎?”

“早就用完了。”蕭飖輕描淡寫的說道∶“回來之后被人刺殺,就一口氣全用了,反正你血那么多,我浪費一點應該也沒什么吧。”

楚燭明上前道∶“你!那可是家主的血!你……你省著點用。”

戒塵搖了搖頭,將一個小紙包交給蕭飖∶“曲姑娘,我入京城之時有人阻攔,好在楚燭明他們跟著我,不然你可能就見不到我了。”

“下死手嗎?”蕭飖問道∶“你知道城外阻隔你的是什么人嗎?”

“不知。”戒塵道∶“他們各個穿著黑衣,一旦失手就全數自盡,不過……我在他們身上倒是搜出了一些有趣的東西。”

蕭飖不言,戒塵從袖中拿出了一張布帛,遞給蕭飖∶“這些人的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有這幾個字,要么印在布帛上,要么直接刺在身上。”

蕭飖打開布帛,不由得眉頭一簇。

那布帛上工整的寫著四個字∶“萬物歸天”

“萬物歸天,到底是什么意思。”

蕭飖看著這些字,不知為何,覺得一陣頭痛,那些字體似乎在慢慢扭曲,化為一團模糊的景象。

蕭飖低聲道∶“我一定在哪見過這些字……只是我不記得了。”

折扇上前道∶“京城外阻攔這妖僧的那群人,會不會是馬家的人?最近比武場內外幾乎都是關于馬家的傳言……”

還在找"妾本尊"免費?

百度直接搜索: "易" 很簡單!

( = )

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
am8亚美网址 - 亚美am8客户端 - 亚美ag旗舰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