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七章 白鵝和小魚




    一秒記住【39小說網 www.dgzldl.com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拍了拍雪籬肩頭,這院落中,最能信任的就是這幾個暖床的侍女了。一般這種事,也只敢交給她們。

此時雪籬走了,陳方就躺椅躺尸,這些日子,也適應了照顧二圣的節奏,一般無事,就喜歡躺椅躺尸,享受著大唐和煦的午后陽光。

當然,此時七月未結束,日頭還熱,所以某人是屋檐陰影下享受的和煦陽光。

下午放工,銀葉和桃紅拉了手回來,一回來卻見銀葉和桃紅面色都不太好。

“怎么了,你們兩個?”

“駙馬爺,剛才經過旁邊院子,那里好像生了事情。”

“是綠蘿么?”

“駙馬爺知道?”

“猜的!”

“好了,旁邊院子的事,你們當沒看見就好,記得,該說的說,該做的做,不該說的,不該做的,一個字都不要出口。”

“是,駙馬爺!”

“嗯!”

陳方點頭,那兩個侍女都去忙自己的了,看了看門外。到底武媚娘還是原本歷史中那妒忌心極重的性子。

明明你讓別的女人和陛下親近,見了卻還是心生妒忌。

也是綠蘿可憐,今天早晨卻還想,武媚娘醋壇子倒了,第一個倒霉的就是這丫頭,果真一日還未過,就成真了。

陳方沒問桃紅銀葉綠蘿如何,他就是讓兩個侍女明白,此時,即使在這個院子,也不能亂說話。

禍從口出,謹言慎行,放在任何時代都不會錯,當然,此時在大唐,更應該如此。

以武媚娘的性子,綠蘿能好才怪。

年后其實大明宮還莫名死了一個宮女,卻也是伺候李治的近侍,好像叫碧兒,估計也是武媚娘讓人做的。

這女人心腸,卻不是一般狠辣,果真應了那句,面如狐媚,心若蛇蝎。

想到此處,陳方也是嘆口氣,她的性子自己其實早知道,歷史上赫赫有名的一代女帝,手段又哪里簡單。

在這個時代,陳方早心思定了,得罪誰也不能得罪武媚娘,娘娘讓如何伺候她,別說卑躬屈膝,就算娘娘用鞋底踩自己臉,陳方也會陪笑說踩的正好。

活著不易,不是么?

此時躺了一會,見了回來的雪籬,陳方招手,雪籬來了旁邊。

“駙馬爺,東西都送到了,鄭美人讓在秋月小居坐了一會,所以回來晚了些。”

“無礙,去忙吧!”

雪籬離開,陳方看了看暗下來的天色,不知道娘娘此時氣消一些沒有,只是拿了綠蘿消氣,還會不會拿一些嬪妃開刀。

對于武媚娘,陳方卻不能去細思,這女人做事,卻是根本琢磨不透的。而且決定的事,十條龍也別想拉回來。

原本歷史上,王皇后和蕭淑妃,一個出身五姓家,一個出身蘭陵蕭家,最后一個皇后,一個正妃,還不是被武媚娘給整得徹底涼涼了。

李家宗親,朝中重臣,她殺的還少?就算長孫無忌這種朝中重臣,三朝元老,當朝國舅,還不是想殺就殺了。

原本歷史上,揚州大都督反武周,當時的宰相一句話說得不對武媚娘胃口,就被拖出去砍了。

想想這些,陳方就頭疼,武媚娘啊!你這性子,我是真怕啊!

此時天色漸漸暗了,陳方出去在外面隨意走走,也算散散心頭事情。

卻好死賴活的撞見了武媚娘,她卻也是這邊閑轉。

此時荷塘邊,荷花早已不知蹤影,即使蓮蓬也要被那些江南的織女繡娘采摘的一個不剩。

武媚娘讓陳方牽著手,此時漫步在荷塘邊。

牽著武媚娘的手,陳方只感覺此時武媚娘的手指都有些冰涼,走了一陣,武媚娘不說話,陳方依然是一個屁都不敢放。

一會行到荷塘角落,那邊一只白鵝正鉆入水中,一會荷葉間鉆出,一尾小魚哘在口中,小魚還活蹦亂跳的,被白鵝直接吞入喉嚨。

武媚娘看著,站在那里不走了,陳方也站在那里,陪著武媚娘。

白鵝此時又逮了一條小魚,然后向荷塘深處游了過去,沒了蹤影,武媚娘才收了目光。

“駙馬,做這鵝好,還是這魚好?”

陳方不知道如何回答,此時娘娘如此問,卻不敢當她只是如此一問。

“娘娘,您就是高貴的白天鵝,我就是這小魚。”

“你心中不是這般想的吧!”

陳方看了看武媚娘,此時卻不知道如何答了,是答是還是不是。

正躊躇,卻聽了旁邊武媚娘的笑聲,那白鵝荷塘轉了一圈,此時又游了回來。

武媚娘松了陳方手,此時的唐工坊,夜色已經濃郁,宮燈亮了,在長廊周圍點綴了一條漫長燈火長龍。

“送本宮回去!”

“是,娘娘!”

走出陛下住的院子,陳方此時連頭都不敢回一下,剛才院中,陳方見了有些心顫的春曉,那丫頭估計今日是被嚇的怕了,當時武媚娘剛走進院子,陳方見她差點腿軟跌倒。

哎,活著不易,陳方此時也只想離這處院子遠一些。

第二日,李治和武媚娘離開了唐工坊,陳方才稍微能長出口氣。大概李治此時也有些氣武媚娘,聽說離開時給武媚娘甩了臉子。

一年身邊死了兩個近侍宮女,身為帝王,李治要是一點氣都沒有,倒也怪了。

不過氣歸氣,陳方也明白,過了幾日,陛下的氣也就消了。

前世武媚娘殺了王皇后和蕭淑妃,李治還不是和武媚娘親親我我,朝朝暮暮。開始也怒過,可終究還是氣消了。

這兩個人,終究是一個離不得一個。

不過此時二圣離開了唐工坊,對于陳方,卻是值得慶賀的事情。

他們在這里,自己是身累心也累,每天光是三頓膳食就夠陳方受的。尤其這兩日,武媚娘給陳方的壓力,實在太大。真害怕這女人拿自己撒氣,那自己可真成了出氣筒了。

此時回了院中,就有些心累的躺下,那邊義陽看他躺著,也過來躺了另一張躺椅。

“父皇和娘娘走了,你是不是就不進廚房了?”

“殿下,這怎么可能,殿下和我未來的小寶貝飯菜,我肯定要準備的!”

陳方一咕嚕爬起來,趕緊奔了廚房。

哎,命苦啊!陛下娘娘走了,自己還要進廚房。

什么命苦,自己老婆不是此時懷孕了么?自己的小公主還在老婆肚子里,不就做做飯,什么命苦?

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
am8亚美网址 - 亚美am8客户端 - 亚美ag旗舰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