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章焦慮、害怕




    一秒記住【39小說網 www.dgzldl.com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“他每天晚上睡覺之前,都會親吻一下那個布娃娃,就好像在親吻那只已經死去的貓。”阿姨語氣磕磕絆絆的,仿佛在強迫自己講完。

自從看見這個畫面后,她開始做噩夢。夢里全是貓咪凌厲的慘叫聲,然后入目的是潔白卻沾滿鮮血的浴室,以及那個手拿剪刀,滿身鮮血的杜止謙。

她從來沒有想過,小孩子的惡,竟然能發展到這樣的地步。

就算是普通的流浪貓,也不應該受到這樣的虐待,更何況是陪了他兩三年的貓呢?

她以為那只貓是杜止謙的光,她以為杜止謙是她見過的最溫柔的小孩。

可這一切都只是她以為。

后來她辭去了杜家的高薪工作,輾轉了幾家,最后穩定在了韓家。韓佳之這孩子,比她之前見過的小孩都要惡劣。

可是這樣的韓佳之卻讓她覺得很是真實,小孩惡劣固然叫人討厭,可是比起韓佳之這樣脾氣不好的,明顯是杜止謙那樣的更叫人恐懼。

韓佳之生氣了,聽她說幾句冷嘲熱諷,再哄兩句就過去了。可是要是哪一天惹杜止謙生氣了,那說不定小命就沒了。

所以當她看到韓佳之的房間里出現那個布娃娃時,她嚇得癱倒在地。

就好像是藏匿在心中許久的恐懼,再次浮現在心頭。

韓佳之靜靜地聽著阿姨回憶完有關杜止謙的事情,煩躁的心情突然平復了下來,剩下的,卻是渾身的冰冷,和心底里的恐懼。

夏木秀看了一眼韓佳之的表情,對那阿姨說:“說這話可得講證據,杜止謙為人謙和有禮,溫柔待人,怎么可能會是瘋子?”

阿姨被夏木秀這樣一問,突然噎住了。她看到杜止謙時,腦子一熱就跑來了,哪管什么證據不證據的。

這會讓她拿證據證明,她哪又什么證據啊,只能結結巴巴的說:“我……我沒什么證據……我該說都說了,小姐,我也算是看著你長大的,不想你被蒙在鼓里。不管怎么樣,希望你看清楚身邊人再談婚論嫁吧。畢竟這是一輩子的事。”

說完,阿姨轉身離開正打算離開。突然聽見身后的韓佳之說:“謝謝你。”

夏木秀看向韓佳之,悄悄地勾起嘴角。

“小姐,那我先走了。”阿姨離開了房間。

房間突然陷入一股漫長的沉寂中,夏木秀突然體貼地給韓佳之倒了杯水,假意安慰道:“別想那么多,她年紀也大了,說不定記錯了呢?或許這件事真的發生過,但是也不一定是杜止謙啊。”

“杜止謙怎么可能會做出這樣的事情,他看起來那么完美,又那么溫柔。那么殘忍的事情,他絕對不會做的。”

韓佳之手不自覺地扣著桌角,眉頭緊皺,一點也沒把夏木秀的寬慰放在心上。

她知道,阿姨說的就是杜止謙,絕對不是別人。因為她也見過小時候的杜止謙,的確如阿姨所說的那樣,冷冷清清,如同一個會走會動卻不會笑的玩偶。

像這樣的人,會做出這種駭人聽聞的事情,似乎也沒什么不可能的。

有句話不是說,最完美的人,往往也最極端。

或許杜止謙真是那樣的人,

養了幾年的貓,說殺死就殺死了。甚至還做成了布偶……

韓佳之看向隨意堆放在一起的玩具,那個被放在最上的貓布偶。以前她只是覺得精致真實,現在卻充滿了恐懼。

夏木秀順著韓佳之的眼神,目光移到偶玩身上。她站起來,裝作不在意似的把那個玩偶拿在手上,說:“也沒什么不一樣的,雖然毛發的確和真貓很像,但是以現在的技術,也不是不可能做出來的。”

說完,她還懵懂地拿到韓佳之面前,說:“你看,其實就是一個普通卻又真實的布娃娃而已。”

韓佳之看著近在眼前的貓布偶,上面繡著一道微笑的表情,貓咪的眼睛是瞇起了的,看起來很有喜感。

可是聽到阿姨的那番話后,韓佳之卻對這只貓充滿了恐懼。

她猛地伸出手拍掉夏木秀手里的布偶,貓布偶掉在了地上,卻沒人理會。

夏木秀立馬擋住韓佳之的視線,假意安慰道:“別害怕,不看它就行了。”

韓佳之突然問:“不看誰?是那只貓,還是杜止謙?”

夏木秀握住韓佳之的手,眼神柔和地說:“我想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誤會,要不然找杜止謙好好談一談?”

“和那個瘋子談?”韓佳之松開夏木秀的手,從椅子上站起來。

開始焦慮地在房間里來回走動。

夏木秀看著韓佳之,似乎對現在登場的戲份感到很是滿意。

韓佳之開始焦慮了,那下一步她會干什么?去質問杜止謙嗎?不,按照韓佳之那樣決絕的性子,她一定會和杜止謙分手的。

和一個瘋子交往?這是一件多瘋狂的事情?!

杜止謙不是讓她閉嘴嗎?那她就把嘴巴牢牢地閉上好了。

有關他的秘密,夏木秀可是一個字都沒說。誰叫他太不謹慎了呢?這樣的一個定時炸彈埋在韓佳之身邊那么多年,他卻絲毫沒有發現。

也對,畢竟他的眼里只有韓佳之,哪能發現得了其他人?

不過這可真是幫了她一個大忙了。

夏木秀看向那個精致的游樂園,露出了一個挑釁的微笑。

韓佳之腦子時而一片空白,時而又亂糟糟的。她不自覺地走動著,仿佛這樣才能消除她心中的恐懼。

可是這種恐懼是從何而來的呢?她在害怕什么?那個布娃娃?還是阿姨講的故事?

她理了許久,才把心中這份恐懼給理清楚。

原來她害怕的是杜止謙。

那個手持手槍,神情憤怒,滿身殺意的杜止謙。

當她第一次碰到那只布娃娃時,真實的手感讓人不禁懷疑這是一只真貓的皮做的。

那咕嚕姆呢?

咕嚕姆真的是從窗戶里偷溜出去的嗎?為什么那天杜止謙會那么快就回到家,并且端坐在書房里?

一系列恐怖的場景不斷浮現在她腦海里。

而最讓她感到恐懼的是,杜止謙對待她的態度,就和對待那只貓一樣。

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
am8亚美网址 - 亚美am8客户端 - 亚美ag旗舰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