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四章 疏遠




    一秒記住【39小說網 www.dgzldl.com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疏遠

“這明樂身上還有一點兒吃虧的就是和恭她們家子嗣不豐。”

“那老王爺只有和恭一個愛女,和恭呢,又只生了明樂一個,難免有些不懂事的人家心里別扭。”

“可這其中的緣故,和恭也不好對外說的。”

“那老王爺,當年就隱隱約約的聽說了,像是自己傷了身子,不然內宅那么多侍妾,也不見生育不是?”

“和恭也是懷明樂的時候,正趕上事兒,忙里忙外的,明樂能保住都是她身子好了,可從那時候開始,到底也是虧了。”

“且你不知道,三年前和恭也還懷上過一胎,可惜了,身子不好,沒留住,一個多月就掉了。”

“這事兒和恭沒對外說,我告訴你,也是你心里有個數兒,明樂這孩子,我是從小看著她長大的,實在是不錯。”

“若因為什么莫須有的名頭,讓你錯了過去,是不值得的。”

沈氏自己心里也不是不愿意,明樂身份尊貴,家里又沒什么牽扯往來,性子也不錯,只是——

“我和你說,我們家洲哥兒之所以到現在還沒定,我心里是有些模模糊糊的想頭的。”

“他還讀著書,我也不想他分心,原是打算他考上了功名后再說的。”

“這孩子還小,怎么也得再等幾年,明樂到底十三了,怕她等著,惹人非議,和恭心里要覺得她受委屈。”

一番話說的吳夫人也沉吟了起來,“你說的也是……”

“咱們洲哥兒要是能有了功名再去娶親,那女方家里也有面兒啊。”

“可你別覺得我說話直,咱們哥兒是個好孩子,可這事兒誰知道幾年呢?”

“難不成要一直等著?那時候年紀小的還沒長成,年紀大的也都有了人家,可不好辦的。”

“依我說,和恭也是疼閨女的人家兒,你若是定下來了,又許她多留幾年閨女兒,保不齊她更加高興。”

“我是真心盼著你們兩家能結成親家的。”

“——京城里越來越不穩當了,結親……還是要知根知底了才行。”

沈氏擰著眉點點頭,握了握吳夫人的手,“你的心意我記下了。”

京城里讓人議論紛紛的喜事,一樁接著一樁,尚書府繼室的事兒沒完,那邊許家和魏家就開始了下三書六禮。

雖說只是中規中矩,可是色色精細,也惹了不少閨中女兒羨慕。

沈氏知道了后,也只是禮數送到了,人并沒去。

而向珺……自從向大人娶了新人進門,她的身體也算是一日一日好了起來。

之前的太醫日日都去向府,如今說只要養著,已經不用吃藥了。

雖說身子好了許多,可是也沒見向珺再來上學,她在學堂里,并沒有什么實打實的知己好友,聰明人又都知道這涉及了些向家秘辛,誰都不肯多說。

向珺退了學的事兒,仿佛船過水無痕一般的,過去了。

不得不說,沒了向珺,學堂里都安靜平和了許多——原本這該是安澄上學來最值得高興的事兒。

然而什么話加上個“原本”,就只能說是事與愿違。

“你們姐倆兒最近是怎么了?”下了課,周平月把自家母親做的牛乳糕拿了出來分給安澄安淑。

如今這冰天雪地的時候,正合適吃這個,配上安澄安淑帶來的蜂蜜露,能香甜到人的心里去。

安淑正吃著一塊牛乳糕,聞言疑惑的看了下自己和安澄,“我們沒怎么啊。”

周平月擦了擦嘴角,離得近了些,說話間空氣里都是甜甜的蜂蜜香,“可我怎么冷眼看著……你們和思惟像是生疏了些?”

安淑余光瞄了一眼正在另一邊和其他姑娘喝八寶甜羹的思惟,“哪里是我們和她疏遠呢?”

“只能說原本就不是一路人罷了。”

安澄點點頭,“之前魏家和許家的事兒,學堂里風言風語不斷,我們兩個無辜讓人側目,洪霞姐姐也罷,還和我說說笑笑,平月姐姐,你自然也不必提。”

“可是思惟……她和坐前后位置,卻是上課下課一句話也沒有的。”

安淑心思外粗內細,安澄和路思惟坐的近,更加敏感些,姐妹兩個在馬車上琢磨了下,既然知道了路思惟的意思,自然也就不好再往上湊了。

——原本家里就沒什么往來,不必忌諱太多。

周平月看了眼路思惟,嘆了口氣,“我倒覺得,你們不必過于怪她了。”

“那許三郎人品出眾,又是眼見的有出息,京里惦記的人不知道多少,自然了,以他們家的門楣,那想要配上路家還差點兒,可是……”

“有些時候,這心里的事兒哪里是道理說得清呢?”

安淑安澄聽的明白,略微有點詫異,“思惟還有過這樣的心思?我們竟然不知道。”

背后說人閑話,周平月也渾身不自在,“這事兒……我也是猜的,不和你們細說了。”

安淑了然的點點頭,這樣的話是壞姑娘家清譽的,她們自己心里有數就好。

可這也沒打消了安淑心里的氣,“旁人也就罷了,她和我們那樣要好,難道不知道我們家和那魏家并不是一路的?”

“遷怒到我們身上,又這么久了,眼看就是沒把我們當朋友。”

“罷了,你也不必再勸。”

安淑說一不二,周平月張了張口,最后也只是作罷。

等到路思惟再和安淑安澄說話,那已經是翻過年,許家魏家定下日子正式成親的時候了。

選的是八月初四,大吉大利,富貴盈門的好日子。

路思惟早就不和安澄坐在一起了,那天卻破天荒的特意過來,面帶微笑,“澄姐兒,你這身碧蘿花的衫子真好看,是錦繡莊新進的嗎?”

“我還沒看過誰穿呢。”

姑娘間的交流,不管真正要說什么,從衣裳首飾開口是最便宜的。

可安澄冷不丁聽見路思惟的話,一時還有些發懵——上回路思惟和她說話的時候,還是去年她穿單薄衫子的時候呢,這約摸著有一年了,也不知道這路思惟過來是做什么的。

可伸手不打笑臉人,安澄心里疑惑,也只能打起十二分精神來笑道,“并不是……”

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
am8亚美网址 - 亚美am8客户端 - 亚美ag旗舰下载